成果展示

农村金融生态环境的评估与优化——以湖北省为例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3-04-26浏览次数:936

  一、引言
  金融生态即“指各种金融组织为了生存和发展,与其生存环境之间及内部金融组织相互之间在长期的密切联系和相互作用过程中,通过分工、合作所形成的具有一定结构特征,执行一定功能作用的动态平衡系统。”关于金融生态的重要性,正如《金融时报》社评文章《金融生态环境就是竞争力》所指出的,“金融生态环境不仅关系到一个国家或区域的软环境和文明程度,而且也直接影响到该经济体的经济金融发展水平,从一定意义上讲,金融生态环境就是竞争力。”比照金融生态环境的概念,农村金融生态环境可以定义为,为农村经济发展提供资金融通及其他金融服务的各类金融机构为了生存和发展,与农村经济、金融发展相关联的所有因素及其他机构之间的密切联系和相互作用过程中形成的一种动态的、均衡的系统。
  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农业在国民经济中具有基础性的地位,而农村金融对农业经济的发展,对整体国民经济发展的意义自不待言。改革开放以来,农村金融改革已经十多次出现在一年一度的“中央一号文件”中。农村金融生态是农村金融赖以存在和发展的基础。准确评估农村金融生态发展水平,对于探讨有针对性的、切实有效的加快农村金融发展对策,是十分必要的。
  作为中部地区的湖北省,无论是区位还是农业在整体经济中的占比,在全国具有典型的代表性。基于此,本文以湖北省作为研究样本,对我国农村金融生态进行了实际考察,选取符合我国农村金融现状的指标构建相应的评价体系,并在此基础上探讨发展农村金融的对策,试图以“管中窥豹”的方式为我国农村金融发展提供一些有益的思路。
  二、湖北省农村金融生态环境现状分析
  (一)湖北省农村经济的综合分析
  1.农村经济发展缓慢
  作为中部地区最重要的农业大省之一,湖北省各有关部门对农村经济发展问题一直非常重视,把“三农”问题作为全省经济工作的重中之重。特别是2003年以后,湖北省响应中共中央的号召,针对“三农”问题出台了一系列扶农惠农政策,引导和推动农业产业化经营,加大力度改革农村金融体制,完善金融服务体系,使农村经济发展水平上了一个新台阶。从表1可以看到,湖北省自2001年以来,农村总产值(包括农、林、牧、副、服)连年增长,虽然增长率波动较大,但十年中有五年超过全国GDP增长率,并在总体上领先。

表1  2001-2010年湖北省农村总产值增长率和国民生产总值对照表
年份
湖北省农村总产值增长率%
全国GDP增长率%
湖北省农村人均产值(元)
湖北省人均GDP(元)
全国人均GDP
(元)
2001
4.19
8.3
2857.44
6867
8622
2002
2.60
9.1
2961.14
7437
9398
2003
11.53
10
3040.18
8378
10542
2004
26.33
10.1
3384.63
9898
12336
2005
4.73
10.4
4247.66
11554
14185
2006
5.37
10.7
4441.50
13360
16500
2007
22.76
13
4657.95
16386
20169
2008
28.02
9.6
5712.04
19858
23708
2009
1.52
9.21
7317.28
22677
25575
2010
17.31
10.45
7404.24
27339
29992

  不过,表1也显示,从人均产值来看,湖北省农村人均产值虽然一直呈现稳定增长,但远低于湖北省人均GDP和全国平均水平,并且差距逐年拉大。这一方面反映出湖北省农村经济仍然是经济总体发展中的软肋,没有摆脱总体落后的局面;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城乡差异不断扩大,资源配置的马太效应明显。
  2.城乡居民收入差距不断扩大
  农村居民的收入分配直接影响到其消费、储蓄和投资行为,并由此影响到市场资金的充裕程度和投融资的活跃程度。统计资料显示,从2001年以来,湖北省农村居民的人均收入从2352亿元增长到2010年的5832亿元,收入水平提高了一倍多。图1显示,农村恩格尔系数在2000年到2010年间呈现缓慢下降趋势,说明随着湖北省农村居民收入增长,购买食品的消费在收入中所占比重有所下降,农村居民的生活水平正在从温饱向小康水平的过渡。


  虽然农村居民收入总体上不断增长,但相较于湖北省城市居民人均收入的增长,仍然有很大差距,而且差距不断拉大。2010年,城市人均收入水平达到农村人均收入水平的两倍多。城乡收入的巨大差距决定了农村金融活动主要集中在农业存贷款和小型农村民营企业存贷款,农村居民的闲置资金大多采取储蓄的方式存放在商业银行,很少进行私人投资活动,且对资金运用的季节性特征明显,对个人金融投资服务的需求不旺盛。
  3.农村经济活跃程度较低
  与中部地区相邻的其他省份(湖南、江西、安徽、河南)相比,湖北省农村人均纯收入水平在2009年和2010年分别排在第二位和第一位,但是固定资产投资占农村总产值的比重却在五省中排在最后一位(表2)。固定资产投资相对不足,会影响农村农业产业化发展和基础建设的完善,不利于农村经济活跃程度的提高和农村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但在农村固定资产中金融业投向的资金比例来看,2010年湖北省在五省中排在第一位,说明湖北省在农村金融业发展的基础性建设方面投入较大,是促进农村金融生态环境建设的有利条件(表3)。
表2  2010年湖北省与相邻四省农村固定资产投资总额占农村总产值比重对比

省份
固定资产投资总额(亿元)
农村固定资产投资总额
占农村总产值的比重
湖北
857.1
0.24
湖南
1045.6
0.28
安徽
1261.7
0.43
河南
2651.0
0.46
江西
915.3
0.48

表3  2010年湖北省与相邻四省农村固定资产投资中金融业投向所占比重对比

省份
农村固定资产投资中金融业投向所占比重
湖北
0.00058
江西
0.00055
河南
0.00030
湖南
0.00019
安徽
0.00008

  总体上来看,湖北省农村经济的发展和农村居民收入水平的提高已经为金融生态环境的建设和优化提供了一定的基础性条件,但仍存在经济增长动力不足和城乡收入分配差距较大等阻碍因素,这也进一步说明了建设农村金融生态环境,促进农村经济资源的优化配置,为农村经济发展注入新活力的必要性和迫切性。
  (二)湖北省农村金融运行状况
  1.农村金融机构网点增速较快,但离预期目标尚有差距
  为加大金融支农力度,除农业银行、农村信用社、邮政储蓄银行等农村传统金融机构加强县域网点功能升级外,湖北银行、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村镇银行等也加快了在县域、村镇增设机构和增设营业网点的步伐。2011年,湖北省农村新增金融机构网点115个,其中银行类金融机构增加 25 个;2012年,湖北省新增农村银行类金融机构网点64个,包括14个建行新增的县域地区网点、34个城市商业银行网点、12家农村合作银行以及4家农村商业银行。
  然而跟预期目标相比,农村地区金融服务仍然存在着网点增速缓慢、分布不均的问题。根据湖北省政府关于农村金融服务全覆盖规划纲要的奋斗目标,2013年前全省农村要新增200 家银行类金融机构网点,也就是说2011年至2013年,全省平均每年要新增67家银行类网点。从调查结果看,2011年增加25家、2012年增加64家,均没有达到预期目标。从新增网点地域分布来看,主要集中在“8+1”城市圈,比较偏远的落后地区如恩施、神农架地区很少甚至没有
  与全国绝大多数省一样,农村金融仍然是湖北省整个金融体系中最薄弱的环节,农村人均拥有机构网点、从业人员等与实际需求相比差距仍然较大。2012年,湖北省平均每万名农民拥有的金融机构网点数仅为0.88个。
  2. 农村金融机构体系比较完整,但金融服务供给与需求不匹配
  湖北省农村金融机构体系包括政策性的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商业性的中国农业银行、合作性的农信社(正处于向农村商业银行的过渡性改革进程中),以及领先于全国的一批村镇银行,从表面上看,体系比较完整。但是,金融供给与需求不匹配的现象仍然比较突出,这种不匹配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第一,和全国其他省份一样,受益于国民经济的持续快速增长以及国家以与地方的一系列惠农政策,近年来湖北农村地区经济发展很快,农村地区经济主体的经济实力和经营规模不断增强。农村经济主体的经营规模扩张,对外部资金的需求快速增长,农村金融需求逐渐由过去的消费性需求向生产性需求转变,因此,对农村的资金支持也应该由短期性逐步转化为大额化和长期化。但实际上,湖北农村地区的金融机构基本上以吸储业务为主业,大中型商业银行的支农积极性不高,即使是那些本应立足于农村市场的村镇银行和农村信用社,也是尽量地“进城攀亲”,支农热情明显不高。资料显示,2011 年,湖北省农村信用社对县域及以下地区贷款余额为877.4 亿元,只占其全部贷款的 50.7%,也就是说,农信社的贷款中有一半是投放到了非农村地区。
  第二,农村正规金融供给不足,农村金融业的影响力、吸引力和竞争力弱等问题,导致了农村对非正规金融以及民间资本的过度依赖,也为农村非法融资提供了温床。在湖北相对偏远的农村地区,正规金融网点少,贷款种类不全且审批手续复杂,使得农户很多资金需求不得不转向非正规金融渠道,催生了地下金融的蔓延。这些以“合会”、“钱庄”等名义存在的地下金融,不仅扰乱了地方金融秩序,还可能带来社会安全隐患。
  3.农业保险发展速度加快,但保障程度仍然偏低
  早在1983年,中国人民保险公司湖北省分公司就开始试办农业保险业务。此后,在全国保险先进县达标活动的推动下,湖北省农业保险的发展达到了一个顶峰,1992年保费收入超过了5000万元。但是,由于缺乏系统有力的政策支持,经营效益不佳,加上中国人民保险公司进行改制转型,剥离包括农业保险在内的非盈利性保险业务,农业保险开始逐渐走低。特别是2006年,全省的农业保费收入仅有107万元。从图2可以看出,农业保险收入总量从2001年到2006年各市处于一个逐渐减小的态势。
  在此期间,为了保障农民收入的稳定性,中央连续下发文件要求将农业保险列为促进农民增收、农业发展和农村稳定的重要内容,中国保监会开始实质性推进农业保险试点。特别是2007年后,中央财政的介入使得湖北农业保险进入了一个政策性经营的快速发展期。尤其是武汉、荆州两市辖区,农业保险收入增长较快。
  近两年,湖北省农业保险覆盖范围进一步扩大,2012年累计签单保费6.29亿元,同比增长14.5%。从网点看,2012年底,全省已经建立乡镇保险营销服务部408个,三农保险办事机构1156个,村级三农保险服务点1.93万个,保险机构网点总数2万家。

  尽管湖北农业保险发展速度并不慢,但是作为全国农业大省,湖北是灾害频发地区,“三灾三六九,小灾天天有”,农业的发展饱受旱涝和低温等自然灾害的困扰,受灾面积和损失程度逐年扩大。相对于自然灾害频发造成的巨大损失以及全国农业大省的重要地位,湖北农业风险的保障程度却极度不足。如2008年3月的雪灾和低温冰冻灾害,导致农业直接经济损失逾82亿元,而省级救灾资金和社会捐助资金仅约占损失的1.04%和0.96%,农业保险赔款支出仅400多万元,不及损失的0.05%。这种状况,与湖北农业自然灾害风险管理水平有限、农业保险总体覆盖率偏低保障范围有限等密切相关。
  (三)湖北省农村金融的制度环境与社会文化状况
  政策环境和文化法律建设,是金融生态的重要内容之一,在农村金融生态环境逐渐完善和成熟的过程中,其重要性尤其突出。
  1.财政支农政策力度不断加大
  近年来,湖北省政府为有效地解决“三农问题”,以“新农村建设”为契机,不断加大财政方面的惠农支农政策力度。为落实党的十七届三中全会和中央一号文件精神,加大对农村改革和农业发展的重视和支持,从2009年起,湖北省全面实施了两项财政促进金融支农政策措施:一是开展县域金融机构涉农贷款余额增量奖励试点;二是试行新型农村金融机构定向费用补贴。2010年,湖北省政府财政支农支出占农业总产值的比例达到了15.89%,支农支出由2009年的254.92亿增长到305.44亿元,增长幅度为16.5%。
  2. 农村金融法制体系建设相对滞后
  根据银监会“第90号文件”,湖北作为全国首批试点新型农村金融机构的省份之一,率先成立了一批包括村镇银行、小额贷款公司在内的新型农村金融机构,目前,湖北省拥有全国数量最多、门类最全、业务最丰富的村镇银行。但是,银监会并没有出台专门针对农村金融活动的法律法规,现有的关于农村金融的管理制度多为各地方司法机关和行政管理部门出台的零散的指导意见和暂行规定,包括《农村资金互助社管理暂行规定》、《小额贷款公司改制设立村镇银行暂行规定》在内的相关文件,多为一些暂行规章,其规范性、稳定性及法律约束力有限。在地方法规的建设方面,湖北省也相继颁布了《湖北省农村信用社信贷管理基本办法(暂行)》、《湖北省小额贷款公司管理办法》、《湖北省农村信用社农民专业合作社贷款管理暂行办法》等,但主要是针对农村信用社和小额贷款方面的管理规定,对民间信贷和金融组织的管理和规范仍处在真空状态,非银行性金融领域,如农业保险、农村担保、信托和租赁方面的法律空白依旧存在,金融法规的覆盖仍然缺乏广度和深度。
  3.农村社会信用环境有待改善
  作为一个农业大省,湖北农村地区人口众多,文化素质比较低,全省文盲人口(15岁以上不识字的人)超过425万,半文盲比例很大,接收教育也只是小学和初中为主,受教育层次较低,很多农民终生未接受过培训。
  此外由于国家长期以来的轻农政策,农村经济社会发展落后,农村社会信用整体环境恶劣,没有建立完整的农村社会信用体系。一是农村企业和个人信用观念、法治意识淡薄,信用知识匮乏,个人失信行为较多;二是农村社会信用体系缺失,农村地区征信系统建设仍处于起步阶段,对农户、中小企业的信用评级和信用担保等信用中介机构还未完全建立,农村地区部分经济主体的诚信意识仍然不强,金融债权诉讼难、执行难依然存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金融机构信贷支农的积极性。
  三、湖北省农村金融生态的实证分析
  由于在农村金融生态环境的综合评价中,涉及到大量的复杂现象和多种因素的相互作用,而且评价中存在大量的模糊现象和模糊概念。因此,在综合评价中我们使用了模糊综合评价的方法进行定量化处理,并由此评价出农村金融生态环境的质量。但在定量化处理的过程中,各因素权重的确定需要专家的知识与经验,具有一定的缺陷。为此,本文采用层次分析法来确定各指标的权系数,使其更有合理性,更符合客观实际并易于定量表示,以尽可能提高模糊综合评判结果的准确性。
  此外本文还根据层次分析法构建的指标体系选取了部分投入产出变量利用数据包络分析法(DEA法)对湖北省各地市2005-2011年间的农村金融生态效率进行评价,以更精准地把握区域内农村金融生态的现状。
  (一)湖北省农村金融生态的层次法分析
  1.指标体系的构建

表4   评价指标体系
目标层
方案层
准则层
指标层
农村金融生态环境评价指标体系X
农村经济发展水平X1
农村经济总量X11
农村总产值增长率
财政收入增长率
农村产业结构X12
种植业产值占第一产业产值的比重
人均第三产业产值
农村就业状况X13
农业就业率
农村可持续发展能力X14
农村固定资产投资占农村总产值比重
农村居民生活水平X15
农村居民恩格尔系数
农村家庭经济状况X16
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增长率
农村金融发展水平X2
农村金融服务覆盖水平X21
金融机构网点覆盖率
农村保险业务发展水平X22
农业保险保费收入占农村总产值的比值
人均农业保费收入
农业保险保费增长率
农村银行业务发展水平X23
农业贷款占比
农业贷款增长率
农户人均储蓄存款余额
外部环境X3
政府财政支出X31
财政支农支出占农村总产值比重
人均农林水事务财政支出
农村小学生均预算教育经费
人均农业科技研发经费投入
农村社会信用X32
农村劳动力高中程度及以上占比
农村信用社不良贷款率
农村法治环境X33
劳动争议处理情况结案率
每万人律师事务所的数量
  根据层次分析法,指标体系一般分为三个层次:目标层、准则层、措施层(或方案层)。本文在参考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李扬、王国刚、刘煜辉主编的《中国城市金融生态环境评价》(2005)的基础上,综合考虑了湖北省农村经济发展水平、农村金融运行状况、农村法制信用及政府服务水平等三大方面的因素,综合构建出一套相对简单而科学的评价指标体系见表4。
  2.基于层次分析法的模糊综合评价
  依据以上构建的农村金融生态环境评价指标体系和模糊综合评价的要求,本文对农村金融生态环境评价指标体系建立指标集,为此,需要进行指标体系的层次划分,建立目标层、方案层、准则层、指标层。目标层集合为:X={X1,X2,X3},X表示农村金融生态环境,Xl、X2、X3分别是农村金融生态环境一级评价指标系统层的农村经济发展水平、农村金融发展水平、外部环境,三个系统层下共12个准则,具体表示为X1={X11,X12,X13,X14,X15,X16}、X2={X21,X22,X23},X3={X31,X32,X33}。还可以在每个准则层下再细分为子准则层,如X111、X112、... 、X331... 为了简化起见,本文只分析到准则层。
  第一步,构造判断矩阵
  根据上文建立的评价指标层次结构,对两两因素之间相对重要性进行对比。Santy等人提出一致矩阵法,即:不把所有因素放在一起比较,而是两两相互比较;对此采用相对尺度,以尽可能减少性质不同的诸因素相互比较的困难,以提高准确度。得到4个判断矩阵(目标层1个:X—Xi,系统层3个X1—X1j、X2—X2j、X3—X3j)。各评价因素的重要性评判采用如下准则:
  (1)标度含义:
  1 表示两个因素相比,具有同样重要性
  3 表示两个因素相比,一个因素比另一个因素稍微重要
  5 表示两个因素相比,一个因素比另一个因素明显重要
  7 表示两个因素相比,一个因素比另一个因素强烈重要
  9 表示两个因素相比,一个因素比另一个因素极端重要
  2、4、6、8 上述两相邻判断的中值
  (2)若因素i与j比较判断值为aij,则因素j与i之值为aji=1/aji
  第二步,确定层次权重值并进行一致性检验
  在确定了评价指标和评价标准之后,设计指标因素两两比较的调查表,本文通过学校各位专家对农村金融生态环境评价指标体系进行了综合评价,得到4个判断矩阵。
  各层指标的权重值是判断矩阵的最大特征向量,通过软件求得以上4个判断矩阵求解权重,并同时进行一致性检验,对没有通过一致性检验的专家打分,在不改变各个专家总体评判方向的前提下进行微调,使之符合CR<0.1的一致性判断原则。通过计算得到系统层相对于目标层的权重为:
  w=(03595, 0.277, 0.129)
  农村经济发展水平的权重为w1=(0.16, 0.19, 0.19, 0.05,  0.12, 0.30)
  农村金融发展水平的权重为w2=(0.082, 0.236, 0.682) 
  外部环境的权重为w3=(0.588, 0.322, 0.090) 
  第三步,建立农村金融生态环境评语
  根据湖北省农村金融生态环境的实际情况及其对农村经济社会发展的作用,可以将农村生态环境划分为5个级别,用Y1Y2Y3Y4Y5 表示。Y={Y1, Y2, Y3, Y4, Y5 }={好,较好,一般,较差,差}。
  第四步,农村金融生态环境的模糊评价
  根据对农村金融效率构成因素的评分结果,利用德尔菲法得到农村金融效率X到R的模糊评价的隶属度矩阵。将目标层的权重与模糊评价矩阵进行相关的运算得出综合评价结果。
  R1=W×R1=[0.0053  0.1077  0.2894  0.4041  0.2012]
  由于 =0.0053+0.1077+0.2894+0.4041+0.2012=1.0077≈1 ,所以不需要进行归一化处理。对总体的综合评判分值V=5×0.0053+4×0.1077+3×0.2894+2×0.4041+1×0.2012=2.3349
  说明湖北省农村金融生态环境处于一般水平。
  (二)湖北省农村金融生态的DEA法评估
  利用DEA方法对农村金融生态效率进行测度的关键在于确定投入和产生变量。本文确定农业就业率、农村总产值、第三产业产值、财政收入作为研究湖北省金融生态效率的投入要素,以银行存款余额和银行贷款余额作为产出要素。
  DEA对样本和指标数量有一定的要求,即样本的数量至少是指标数量的2倍,或者样本数量要大于或者等于投入指标数目与产出指标数目的乘积。很明显,本文对于样本和投入产出指标的选取是满足这个条件的,本文的样本数包括湖北省十七个市辖区,有农业就业率、农村总产值、第三产业产值、财政收入四个投入变量,银行存款余额和银行贷款余额两个产出变量,样本的数量是大于投入指标和产出指标的乘积的。
  在数据的选取上,采取湖北省十七个市2005-2011年的数据作为样本数据,得到的DEA结果如表5所示:
  从横向比较来看,武汉和恩施两个地级市的金融生态综合效率均为1,相对湖北省其他市而言,这两个市的农村金融生态环境较好。而随州、恩施、荆门、天门和十堰的金融生态环境较弱,均低于0.75,与武汉和恩施的差别较大,荆州,潜江,神农架、鄂州等地居中,集中在0.8-0.9之间,由此可见,湖北省各个地区之间的农村金融生态发展水平还存在着较大的差异。
  从纵向来看,湖北省从2005-2011年的农村金融综合生态效率是一个逐步上升的过程(除2009年受金融危机的影响有略微的下降),从2005年的0.815上升到2011年的0.837,可见从整体上来看,湖北省农村金融生态环境在整合利用农村各种资源的基础上不断得到改善。
  2001-2010年湖北省十七个市平均的金融生态效率为0.837,低于1.000,说明整体上湖北省的农村金融生态综合效率并不算高,普遍存在着资源闲置和浪费的现象,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表5    2005-2011年湖北省十七个市金融生态综合效率分析
地区
2005
2006
2007
2008
2009
2010
2011
平均值
武汉
1.000
1.000
1.000
1.000
1.000
1.000
1.000
1.000
黄石
0.694
0.647
0.689
0.765
0.754
0.723
0.836
0.832
十堰
1.000
1.000
1.000
1.000
1.000
0.716
0.937
0.730
荆州
1.000
1.000
1.000
1.000
1.000
1.000
1.000
0.950
宜昌
0.959
1.000
0.909
0.846
1.000
0.963
0.809
1.000
襄樊
1.000
1.000
1.000
1.000
1.000
1.000
0.714
0.927
鄂州
0.608
0.519
0.482 
0.511
0.464
0.497
0.582
0.959
荆门
0.827
0.787 
0.784
0.777
0.783
0.895
0.973
0.523
孝感
0.930
0.871
0.752
0.749
0.732
0.778
0.850
0.832
黄冈
0.857
0.811 
0.830
0.936 
0.787
0.859 
0.906
0.809
咸宁
0.623
0.580
0.638
0.627
0.587
0.625
0.661
0.855
随州
0.590
0.565
0.601
0.637
0.625
0.691 
0.821
0.620
恩施
——
1.000
1.000
1.000
1.000
1.000
1.000
0.647
仙桃
0.866
0.749 
0.641
0.653
0.648 
0.814
——
1.000
天门
——
1.000 
1.000
1.000
1.000
1.000  
0.968
0.729
潜江
——
0.852
0.932
1.000
1.000
1.000 
——
0.995
神农架
0.462
0.525
0.703
0.887
0.757
0.933
1.000
0.957
平均值
0.815
0.818
0.821 
0.846
0.832
0.853
0.870
0.837

  注:——表示数据缺失
  (三)层次分析法和DEA法的分析结果对比
  本文运用了层次分析法和DEA法对湖北农村金融生态进行了量化评估。其中,层次分析法以农村经济发展水平、农村金融发展水平、外部环境为一级评价指标系统层,通过专家评估赋值并进行模糊综合评价的方法,测算出湖北农村金融生态的总体综合评判分值为2.3349,低于一般水平(一般水平应为3);DEA法中,以农业就业率、农村总产值、第三产业产值、财政收入作为研究湖北省金融生态效率的投入要素,以银行存款余额和银行贷款余额作为产出要素,测度出湖北省十七个城市辖区的平均金融生态效率为0.837,低于1.000,表明湖北省农村金融生态的整体效率是较低的。两种实证方法所得出的结论是一致的。
  四、结论与政策建议
  本文通过对湖北农村金融生态的定性分析以及运用模糊综合评价法及DEA法的定量分析,得出以下结论:
  导致湖北农村金融生态环境较差的原因有:(1)从农村经济发展水平来看,农村经济发展放缓,活跃程度较低,城乡居民收入差距不断扩大。(2)从农村金融运行状况来看,存在农村金融机构门类不全,产品种类缺乏,金融创新不足,覆盖面较低,并且农村保险业务发展滞后等。(3)从制度环境和社会文化来看,农村居民文化水平低,法制观念淡薄,社会信用环境恶劣,农村金融法制体系建设也相对滞后。
  改善湖北农村金融生态环境需要从多方面入手。其一,引入竞争机制,发展农村金融机构,在竞争中形成多元的农村金融体系,提高资金配置的竞争效率和规模效益;开放农村金融市场,打破国有金融的垄断局面,降低民营金融组织的市场准入门槛;允许层次不同、水平各异的民间金融参与农村金融市场的竞争。其二,通过推进城镇化进程,统筹区域、城乡经济社会的发展,消除“二元结构”,促进农业产业结构的优化调整,帮助农民跨区域异地就业、增加农民收入。其三,加强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提高农业科技创新和转化能力,引导社会资金投资农业,充分发挥财政支农作用,推动农村社会事业的协调发展。

--------------
引自徐诺金《论我国的金融生态问题》,载《金融研究》2005年第2期。
参见《金融时报》评论员文章《金融生态环境就是竞争力》,2005年7月5日。
③⑦数据来源于2002年—2011年《湖北省农业年鉴》。
④⑧数据来源于2002-2011年《湖北省统计年鉴》。
⑤⑥数据来源于《2011年湖北省金融运行报告》。

本项目由中南财经政法大学WTO与湖北发展研究中心资助完成

作者简介:吴韡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金融学院教授,经济学博士
课题组成员:程立、王鹏、刘素倩、常晨旭、王宇